主页 > 联系我们 >

2019年下半年经济指标可期

时间:2019-01-03 09:21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传统领域转型升级,结构调整往中高端走,新兴领域如高新技术装备制造、战略性新兴产业等方面势头还是相当不错的,不管是新能源车、无人机,还是信息经济方面,都有不错的发展。”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上半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0.4%,势头很猛,新能源产业增加值前两年都是接近百分之百地涨。“看实体经济的角度,不同的领域不一样,整体上因为各类比较优势在慢慢地削弱,成本在上升。”
 
    但是,牛犁指出,实体经济这个阶段比较困难,一是搞实体、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因为人口结构的变化是上升的,不加工钱雇不到人;第二,土地成本、房价上涨,企业的厂房用地成本不断上升,是这些年累积的结果;第三,能源原材料2016年初见底以后持续上升,尽管短期内油价有所下挫,但是总的来说能源原材料这两年始终是上升的,包括原材料物流相关的费用都很高。
 
    此外,牛犁表示,现在下大力度环保督察,在解决环境治理这些问题上要解决环保的欠账,但是制造企业不增加,大量增加环保的投入,环保的开支肯定是急剧增加的。
 
    “目前全球性的趋势就是金融危机过了以后经济慢慢恢复,大家的货币政策要往正常回归,美国已经加息了8回,许多国家不断在加。咱们没加息融资现在不仅是贵、难的问题。”牛犁说,从资金来看,劳动力、土地、能源原材料跟物流、环保资金这5个再加上税费成本,尽管政府这几年降成本,通过改革做出了大量的努力,每年也减下来1万亿元,但是企业的税费成本仍然较高,企业难挣钱。
 
    对此,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向《经济》记者表示,预计2019年我国经济还有一定的下滑空间,但是增速会稳定在6%以上,“2019年经济会实现触底,乐观的话是在上半年,悲观的话是在下半年”。
 
    2019年经济的亮点很可能来自于消费。“我国经济已经从之前的高速增长阶段转入到高质量增长阶段,增速可能没有以前那么高,但是经济的结构发生了重大的转变,消费已经替代投资和出口,成为推动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动力。而第三产业也超过了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成为推动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因素。经济结构的调整会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减少通过收入分配改革,大幅的减税降费来改革,来提高消费率,提高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消费的增长可能会带来一定的亮点。”
 
    杨德龙表示,中国经济过去40年实现了高速增长,改革开放释放了巨大的活力,我国也成为世界制造大国。未来40年,我们要通过减少贫富差距,减税降费刺激消费增速,加大研发投入,提高经济增长质量,提高企业的技术含量等这些方面来实现经济的跨越式增长,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只要我们能够实施这些方面的支持政策,能够真正激发消费的活力和企业的创新能力,那么我国经济在未来40年还会创造奇迹。”
 
    美联储流动性收缩、美元升值等带来的不确定性,又会给2019年中国实体经济带来何种影响?
 
    “2019年中国实体经济将面临较大压力。美联储流动性收缩或是美元升值利好于中国企业的出口,但真正影响中国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则是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从已经对500亿美元出口美国商品加征关税情况来看,征税商品出口美国急剧下滑,若未来中美没有达成关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的协议,这部分商品的生产企业将受到严重的冲击。”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对《经济》记者表示。
 
    乾明资产高级研究员金山对《经济》记者表示,美联储缩表、加息以及传导至美元升值,都会给我国的经济整体造成压力。简而言之,主要体现在外汇流出、外储减少,到期美债无法续约或新增,必然会造成国内市场的流动性紧缺,从而抬升国内的资金成本,造成经济的整体减速。
 
    “2019年年初整体经济应该不会明显改善,当前经济增速下行还未到达底部,当然,从可见数据来看,2018年经济的整体增速还是比较不错的,市场的下跌造成的主要原因还是过多的悲观预期被注入,传导至市场。随着贸易问题逐步磋商解决,中国政府减税政策落地,以及逆周期投资项目的业绩兑现,2019年下半年经济指标将会有明显好转。”金山称。
 
    而在金斧子创始人兼CEO张开兴看来,美元升值不会对中国实体经济产生过多影响。
 
    “从1970年代到现在,美元有三次大的升值周期,前两次都伴随着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危机。第一次是1980年代拉丁美洲债务危机,当时美国银行借了太多钱给拉丁美洲国家,后来美元升值导致债务负担大幅增加,债务不可持续。第二次美元大幅度升值是在1990年代中期,那次带来的是亚洲金融危机。这一次,也就是过去2-3年,美元在经历新的升值周期。”张开兴对《经济》记者表示,美元升值最直接影响是其他货币资产面临抛售压力。一旦短期内资本大量外流,可能会出现股市、汇市大跌,甚至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债务危机。再就是对全球贸易产生遏制作用。理论上,美元升值,其他货币相对贬值,将使这些经济体的出口改善。但事实上,美元走强会增大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通过打压消费预期抑制总需求,进而遏制国际贸易。
 
    “不过2019年我们相信中国组合拳有机会化解美元升值带来的压力。2018年美元升值也与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的升值不一样。”张开兴表示,一是美元还有多大的升值空间?二是新兴市场应对美国加息、应对美元强势的能力怎么样?从实体经济来看,美国经济景气指数是领先全球的,复苏很快甚至接近过热。再看欧洲经济复苏刚刚开始,所以货币宽松方向很明显。从经济周期的角度来讲,美元还有升值空间。
 
    “具体到中国,有很多人觉得美元加息碰上了中国连续的严监管和去杠杆,时间不好,我觉得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加强金融监管、打破刚兑、去杠杆才使得金融风险一定程度得到暴露和化解,为我们应对美元强势和新兴市场国家可能出现的金融波动提供了一定的空间。”据此,张开兴认为,目前宽信用、宽财政、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宏观政策组合,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经济下行情况下货币放水带来的人民币相对美元进一步贬值的压力,财政政策方面减税与加强公共支出投入,既解决结构问题,又有利于促进内部需求,更好地应对外部环境的挑战,因而美元升值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过多影响。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